欢迎关注:

【扶贫路上】长歌当哭忆拥军

来源:全州宣传发布时间:2019-04-02 09:39:38字数:

分享到:

最近,在桂林脱贫攻坚的战线上,在桂北大地,在全州县的干部群众中,人们含泪竟相传颂着一个名字——赵拥军。

近一段时间,我的心情也像这无休无止的春雨,低落潮湿。是因为多年的老同事,共同战斗的好兄弟,党的好干部,群众心中的好领导,赵拥军同志的突然离去,让我悲伤不已。

这几天,我一直想写点文章,来祭奠一下拥军同志,但每一提笔,一想起他,眼泪又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……

初次相识赵拥军同志,那是1998年4月,全州县首次向全县公开招考7名公务员,我和拥军,还有蒋贤鉴、唐咸康、蒋以明、廖维新等从近200名考生中脱颖而出。拥军同志和蒋以明去了组织部,我则到了县纪检委,虽然不在同一单位,但由于都属党委部门,加上两家部门经常有工作上的对接合作,所以自然就熟悉起来。特别是在1998年底的乡镇换届考核中,刚好又跟拥军分在同一个组,跟他零距离在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,让我看到了他对事业的追求,对工作的认真,对同志的关心和对党的忠诚。特别是工作中对文稿的高标准严要求,生活中的平易近人豪爽大方,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。

2004年下半年,为期一年半、分三个阶段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全面展开。我那时担任县纪检委办公室主任,被县委抽调出来,到活动领导小组任综合组组长(实际上就是材料组),拥军同志已是县委副科级组织员、县基层办副主任,同时也是活动指导组的副组长,那时加班加点是常态。当时别人说,县委政府(老)办公楼最忙的是二楼政府办和六楼组织部,而晚上永远亮着灯的肯定是组织部的组织股(基层办),这又让我看到了拥军同志埋头苦干、任劳任怨、无私付出的奉献精神。

由于工作的需要,2005年6月,我调任县委正科级组织员组织部组织股股长,接替拥军的工作,他荣升到县直属工委任书记,但他仍经常回来指导我们的工作,给了我很大的帮助。2006年,县委换届时,他又回到组织部任副部长,刚好分管我这块工作,那段时间,我跟他成为同事,日夕在一起,这也是我平时尊称他为年轻的老领导的原因(拥军比我还小半岁)。二个多月后,我就下乡镇去工作了。2010年10月,他和我又同时被任命为乡镇党委书记,我在大西江,他去了八桂第一镇——黄沙河。为了黄沙河镇经济社会的发展,他千方百计招商引资做大做强经济总量,想方设法完善基础设施,改善投资环境,亲历亲为做好上访对象工作,帮助困难群众解决实际困难,不管白天黑夜,永远奔波在基层第一线,被大家形象地称为“钢铁战士”“拼命三郎”。这也是拥军同志永不服输、无所畏惧、勇于担当精神的体现。

2016年5月,拥军同志调任县水库移民管理局局长,我也回到县政府任职,刚好联系他这一块工作,从此,我们又战斗在一起。而当年参加公务员考试一起进来的其他几位兄弟,基本上都提拔调任到南宁、桂林等大城市去了,所以我曾经跟拥军同志开玩笑,很认真地说:“我俩是打不死的程咬金,为了全州老百姓的幸福安康,我们要誓与全州共存亡。”从那一刻起,我们就一起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精准脱贫攻坚战中,而全州又是桂林市移民搬迁任务最重的县区,全县共8个移民搬迁集中安置小区,分布在东南西北各个乡镇,征地拆迁、身份鉴别、分房抽签、搬迁入驻、后续就业、随迁小孩入学……拥军同志从此就像一个陀螺,带着移民搬迁专责组的同志们,在各个安置点不停地旋转,渴了喝一口水,饿了啃一块干粮,累了就在办公桌或工地上打个盹……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移民搬迁任务,他几乎放弃了所有的节假日,放弃了陪伴妻儿的天伦之乐,放弃了照顾老人的应尽之责,同时还要承受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工程迟缓而伴随来的问责压力,但他毫无怨言,仍兢兢业业像老黄牛一样默默地工作,想尽一切办法完成任务,为领导分忧。

但再强壮的身体也经不起长时间的折腾,再坚韧的心理也经不起超负荷的重压。拥军同志不幸倒下了,在加班回到家的2019年3月14日凌晨。前一天他还打电话给我,叫抓紧研究建设扶贫车间的事情。他不幸倒下了,没有留下片言只语给妻子和唯一的女儿;他不幸倒下了,所有的同事、同学、同志们不敢相信这一残酷的事实;他不幸倒下了,就在脱贫攻坚决战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。拥军同志虽然倒下了,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,他的精神永远闪耀在脱贫攻坚奔小康的路上。

斯人已逝,长歌当哭。愿天堂永远没有贫困,永远没有疾病,永远没有这生离死别的痛苦。

谨以此纪念我的好同事好兄弟——赵拥军同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年3月31日 (蒋学军/文)